一洛石的故事 #1

Twitter

About me

第一章: 最后一夜

学生公寓斑驳的墙面上挂着一只停摆的时钟,时间常年停滞在凌晨1:13。

这房间就一直保持着那晚的原样。微波炉里放着结了壳的盘子,咖啡桌上放着音响、干缩的水果还有散落着的桌布。

昏暗的灯光照亮了这个突兀的手术台。手术工具很少,散乱的放着。镜子是从附近的垃圾站捡来的,之前是放在汽车座椅上,应该也是从哪捡来的。

天花板和墙角布满了蜘蛛网、霉菌和灰尘。飞蛾、苍蝇、蚊子在这里聚集,地上还有一些死去的果蝇。

时间似乎在那个房间止步了。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它仍然散发着那种黄绿色的光,令人窒息,一片荒芜之气。

一洛石的背景音乐

Murasaki Hiroshi BGM | Isaak

美利坚合众国底特律,2500

“有时,我会在晚上开着实验室的灯,让电脑发出点声音……不管是音乐、视频还是播客。然后从后门溜出去,一路穿行过树林来到这里,巡视每一个角落。然后打开音响,坐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希望能再次看到自己。”

男孩的声音平静淡薄。只有抽烟的时候,他才停下来,仔细考虑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他的凝视是那么的深远,一直延伸到黑暗里。

Hiroshi面前的那个女人正专注地看着他。

“理性是真实的吗?”你经常问这句。一个见证你的人类过去,你的错误,你的希望的房间。那面镜子和它的倒影很重要,因为你觉得你已经失去了你的倒影——你作为一个个体的身份。那面镜子是不是在说你不是真的?

Hiroshi再次点燃手中的香烟,火焰“滋滋”的声响打破了这长久的沉默。当他慢慢吸气时,他深深的感受到了喉咙里温暖的烟雾。

他放松下来,闭上眼睛,再一次回想自己作为Hiroshi的最后一夜,导致了The Eschatological的诞生,从那时起每个人都这样称呼他了。

“怪物和非理性”

就在他咽气之前,四下一片寂静,但他仍能听到那首低沉的乐曲。他坐在那面镜子前,试图挽救自己的生命,他别无选择。急性胰腺炎,难以想象的痛苦,孤身一人,没有依靠,没有钱也没有证件。

他只能依靠自己和他在大学期间积累的浅薄学识。他脑海中最后清晰的面是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和颤抖的手术刀,试图为自己做一次最基础的胆囊切除术。

“不是所有的怪物都是非理性的,就像非理性的不一定是怪物。你固执地拒绝一切无法用逻辑证明的东西,甚至否认自己和同伴的存在。你觉察到强烈的身心变化,但还是坚持陈旧的二元心理学和哲学理念,你拒绝进化和接受变化,剥夺自我赦免和自我和解的机会。”

“Starling,阴影每一道碎裂的光,都被那些怪物称之为深渊的阴影吞噬。

“人类的大脑需要冲动,这就是为什么你不得不自己创造刺激,以便不发疯,根据病因学方法,你遭受了创伤,这导致你在新的自我面前表现出悲观和拒绝;但我不认同病因学的方法,因此我必须告诉你,这是你的借口,因为你不想承认科学的局限性,也不想承认你感官的局限性。你害怕上帝存在的,你害怕会有切实的证据,这违背了你作为自然科学的理性倡导者的理想。你错就错在这,科学和未知不是敌人。”

怨恨和愤怒。

他也用那种眼神看着那个让他与众不同的女人,就在那个房间里。她紧随深渊而来,这个女人用德国口音告诉他,她现在有义务带他去另一边。他的这一世结束了。这一切不是他想象的。现在,他可能是他们的成员了。

但他从未觉得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喜欢做从前的自己。

“我很努力融入了,我不是傻瓜也不是老顽固。每天晚上我都试图了解自己,但花费时间发现的是模糊的信息和先入为主的想法,在自我无知中锻造的信念。他们是不同,但保留了智人的所有缺陷,甚至还有所激化,损害了变化和分析的能力,简直荒谬。”

“重点是你感到被孤立。你认为他们不是非理性的怪物,你是你认为的怪物,不真实和非理性的。因为你无法让他们看到你,欣赏你,也抓不住自己想要的东西。你没有任何的归属感,对不起Hiroshi,不是我要故意这么说,但你是个惯犯,在学生时代,你也抱怨自己与众不同,被人误解,感到孤独。这些正是长期受害的特征。”

“这说不通。他们就是怪物。”

他坚定地反驳,甚至激动得站了起来,但借口说自己需要拿个烟灰缸。在那一刻,是事态的转折点。她意识到The Eschatological是一种难以解释和不可预测的存在。她亲眼见识了他的能力,所以最好的策略是保持冷静,遵循他的理性逻辑,就按照他540年前的交流方式继续下去。

“你认为这些怪物有什么过错?他们犯了什么过错才会被你冠上这样的“罪名”?我不是指道德上。我的意思是……他们到底有多不理智?”

香烟立刻被打碎在烟灰缸结了壳的玻璃上。他当然没有抽完,但这个问题多年来把他抛回到他不幸的大电影中。他现在坐在前排,和怪物们在一起。
他立刻将烟头砸到烟灰缸的镶边玻璃上。他当然没有抽完,但这个问题把他拉回到记忆身处,就像在电影院里,他现在就坐在前排,和怪物们一起“观看”过往的不幸。

“不,他们和凡人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免除了一系列至少是符合逻辑的后果。如果你是一个捕食者,但你的猎物没有逃避死亡,那你就不是捕食者,是某种神灵。Lasombra玩弄一切,只关心自己。当他们发现一个凡人变成了怪物,他们只会尽一切努力摧毁他,带走受害者珍爱的一切,还称其为“天选之人”。”

“我想,他们是为了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创造强壮个体。他们不是掠夺者,他们自己成为自然选择,但当这种选择不是基于自然法则而是基于社会和政治法则时,就会出现冲突——非理性。在你看来,他们的行为是不理智的,背离逻辑的,超脱了事物的秩序。然而,这一切和从巢中抛出小鸡,让它们飞起来没有什么不同。”

“她做的可不只是把我“扔出窝”,她还毁了我的生活,不顾一切地把我推向悬崖边缘,我无数次跌落谷底。无论我做什么,有多么努力,她总是用深渊控制我,就为了彻底摧毁我的世界。她一次次的摧毁我,几乎让我丢掉一条腿,我的视力,甚至是我的心脏和胰腺都出现了问题。”

“但是你并没有放弃。在她看来,你就是一个伟大的进化产物,有点像火山内部的钻石。并非所有的煤块对压力的反应都一样。我觉得问题出在别的地方。你说他们是怪物,但很明显,你在和自己赌气。你想要回到原来的样子,采取远在人类理解之外的行为,你决定他人生死,扩展到其他人身上,受到你所谓的“冷漠”的保护。我相信你的能让你看到你通过印记学到的行为模式。”

他想反对,但是Selene她太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了。她的假设是基于精神分析和逻辑过程,所以他没有办法反驳。

“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像她的?最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还在试图否认?”
这就是终极问题,标志着这次会面的成功或在整整半世纪后他整个心路历程的彻底失败。

“把人类当做是案板上的肉、血包或棋子……老实说,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我……很钦佩那些献身于科学、技术和研究的人。我欣赏哲学家,发明家,艺术家。我喜欢听音乐,我更喜欢文学。我既不是厌世者,也不是反社会者。然而……如今的我却不能把他们看作同类,这太糟了。我开始像她一样思考,考虑我自己的结果——只考虑我自己的结果——不考虑其他的后果,不考虑其他人必须付出的代价。但是也许以前也是这样,也许我从来都是自私、懦弱、粗心、傲慢的,所以我和她很像,越来越像……渐渐地,我不再恨她,不想她死也不想复仇。不再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开始转换身份,成了犯罪者,将“正义”掌握在自己手中。之后不久,我也会开始打扮成她那样,可能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也会关注她关注的事情,将人命视为草芥。”

“她不在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吗?”

The Eschatological缠绕着他的手指,身体往前靠,离她更近,为了更好的看清她。

“你有没有想过当她离开的时候……你有了压力,变成了她认定的怪物,自己却没有意识到?实现她的愿景,虔诚地遵循她的原则,完善它们,还将其合理化。就像在你孤独的时候,怀旧是唯一能陪伴你的东西。”

“我知道我是谁。我是Hiroshi,我不是The Elegant One。我不是吸血鬼,我是一个因一系列诱导而突变的人,可能是病毒吧。”

Selene没有回答,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还好没看向别处,哪怕只是一会儿,他都会把她生吞活剥了。

他继而说到:“我们在浪费时间”。

Selene站起来开始整理她的东西。明天他们仍会回到这里,继续这个话题。

Twitter

Twitch